米米

毕深AU-期年

楔子 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



开普敦,克里夫顿海滩,暗夜将至。

毕忠良独自站在未开灯的房中,就着落日余晖,远远望着海滩上嬉闹开怀的人群,他手中捏着酒,酒至嘴边却又放下,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。如果是以前,他一定会挑个私人海滩,清扫一切可能打扰到他的生物,安安静静度个假,却不知怎么,自打陈深走后,他越发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。

他的性子倒也不是怕寂寞,只是看着这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人群,他还能说服自己抱着一丝希望,或许,陈深玩累了就会从某个角落里突然冒出来拉住他,软著嗓子嗔道:“老毕,别害羞了,一起来玩啊~”

他哪里会害羞,可毕忠良记忆里的陈深总是这样,明明自己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还总喜欢拿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当孩子逗,一点也不怕他变成大灰狼生吞了这只小白兔。不过他眼里的陈深更像一只矜贵的猫,迈着不疾不徐优雅的步子来到他面前,挥动爪子撩得他敞开心扉却又毫不负责地走了,留下他这颗被撩的痒痒的心久久不能平复。

如果陈深还在他身边,他真想把陈深狠狠按在床上,问问这小子知不知道撩完了他毕忠良就跑该付出怎样的代价。如果陈深还在,他也想把陈深紧紧搂在怀里揉进骨血,让他再也不能离开自己。

毕忠良自认是个没什么信仰的人, 他从前最爱钱和地位,如今最爱的是陈深,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,陈深在他心中的地位竟悄然超越了所有。如果可以,他愿意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换陈深回来,只是他比谁都明白,逝去的时光就如东流的水,再也无法回头。

毕忠良对着远处热闹的篝火发呆,直到一只猫爪攀上他的裤脚。

那是只美短,是陈深的猫,也是陈深留给他最后的牵挂。

他还记得陈深第一次带他去看猫,他取笑陈深这样小少爷一样的人物,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照顾猫,陈深不服气地瞪他几眼却不知道怎么反驳。后来陈深告诉他,这只猫是捡来的流浪猫,是一只有很多故事的猫。

毕忠良老谋深算,才不会信他这些鬼话。这猫一看就知道是长时间被精心照顾着的,他调笑陈深道:“这么有故事的猫,一定有一个有故事的名字,它叫什么?”

陈深拎着猫脖子走向他,满脸天真无邪,问他:“你看它的毛色,像不像巧克力酱倒进牛奶做成了千层雪?”

毕忠良在内心吐槽了一句小吃货,随即很配合地答话:“所以,它叫小雪还是小千?”

“……不是,叫小灰。”

“……”

毕忠良从地上捞起小灰抱在怀里,从他呆立了一整个傍晚的地方转移到沙发。他后来终于知道小灰的故事,也知道这只猫为什么叫小灰,只是没机会让陈深调笑回来了。他看着小灰,小灰也温柔地舔舔他以示回应,小灰失去了主人,他失去了爱人,他们同病相怜,最适合抱团取暖。

他的大手抚摸过小灰的头顶细毛,就像他曾经抚过陈深的一头软毛。他把猫抱起来,前爪搭在他肩上,猫脑袋依偎在他脖子边上,如果毕忠良的对手看到这一幕展现人间温暖的画面,一定会大跌眼镜,说不定还会拍下照片内部传阅这种稀有镜头。可毕忠良此刻只想让这只带有陈深气息的猫与他更亲近一点,哪怕是让一个虚无的陈深入梦,也好过长夜漫漫。

阿深,已经两年了,你还不肯回来么……

 



此处是废话:

很早之前就有的一个脑洞……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深深和老毕没有立场上的冲突会是怎样的结局,这里我设定他们是同一立场,可能会写合作执行任务

老毕的设定是雇佣兵组织的特工,深深是国家性质的特工,深深有特殊的技能点,他们俩因此相识,这个后面再介绍= =

以及……我文力约等于0还玻璃心,ooc几乎是肯定的,所以想好了再看不接受反驳= =


评论(18)

热度(31)